1200X50横幅.jpg
海富通基金经理出走后再换帅 迷你股基“乌苏啤酒节大行其道”
2019-06-10 21:06:13  来源:百度新闻  
1
听新闻

海富通基金经理出走后再换帅 迷你股基“大行其道”

见习记者 刘超凤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胡金华 上海报道

4月26日,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海富通基金”)发布公告,新任董事长杨仓兵走马上任,总经理任志强不再代任董事长。据悉,杨仓兵同时也是海通证券子公司海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2018年5月至2019年3月曾兼任海富通基金监事长。

海富通基金成立2003年,现如今其权益类产品规模大幅缩水,股票型迷你基金“大行其道”,货币基金占资产规模一半。对此,海富通基金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海富通基金目前的权益占比与行业偏离不大。”

权益类产品不足两成

海富通基金是券商系合资基金公司,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法国巴黎资产管理BE控股公司分别持有其51%、49%的股份。

根据Wind数据统计,海富通基金目前共有19名基金经理,基金经理平均年限不到3年。截至2019年6月4日,海富通基金共有60只基金产品,资产合计729亿元,在143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44位。而同年成立的广发基金、兴全基金等,规模已是数千亿级别。

剔除货币基金后,海富通基金的资产规模仅为304.49亿元,排名第45位。而业内第一的易方达基金的非货基总资产为3011亿元。

海富通基金已经成为固收产品主导的基金公司。根据Wind资讯统计,截至2019年6月6日,海富通基金超一半资产是货币基金,规模达424.53亿元;货基和债基所占总资产规模分别为58.2%和24%,合计规模达到82.2%。而股票型、混合型产品规模分别为3.25亿元、109.76亿元,占比分别为0.45%、15%。权益产品占比仅为15.45%。

对此,海富通基金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根据Wind资讯,截至2019年3月底,股票型、混合型产品规模占公募基金总规模的不足20%。根据公开数据,海富通基金目前的权益占比与行业偏离不大。”

记者查询了同是2003年成立的券商系基金公司——广发基金、兴全基金。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广发基金、兴全基金的总资产规模分别为4791.02亿元、2361.32亿元,而其股票型、混合型基金规模合计分别为748.41亿元、901.73亿元,分别占总规模的15.62%、38.19%;货币基金占总规模分别为43%、48%,可谓占据“半壁江山”。

“基金公司是偏重权益类还是固收类产品,这跟公司本身的资源禀赋有关。但不可否认,权益类产品的管理费收入更高,能够为基金公司带来更高的收益。”沪上某公募基金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迷你股基“大行其道”

截至6月6日,海富通基金的总规模仅为3.25亿元。9只股基都是规模小于1亿元的迷你基金。其中,规模最小的是海富通电子传媒股票,仅为800万左右。而迷你基金“大行其道”对海富通基金而言并不陌生。

据了解,2017年6月份,有基金公司在申报新产品时收到了监管层的指导意见。即,如果公司旗下“迷你基金”数量超过10只,将被暂停申报新基金;同类型“迷你基金”超过3只,也会被暂停申报同类型基金产品。

记者查询东方财富数据时发现,海富通基金在2018年先后成立3只股票型基金,即海富通量化前锋股票、海富通创业板增强、海富通电子传媒股票。截至6月6日,三只基金的规模分别为0.81亿元、0.25亿元、0.08亿元。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10日,海富通电子传媒股票A自成立以来的总回报率为0.22%,低于同类平均水平;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仅为0.19%,同类排名为339/350,几乎垫底。海富通量化前锋股票A成立以来的总回报率为-9.41%,同样低于同类平均水平;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为12.21%,同类排名为243/350。

不仅基金业绩不佳,这两只基金产品规模也持续走低。截至2019年一季度,海富通电子传媒股票A从峰值0.54亿元缩减为0.05亿元,海富通量化前锋股票A从峰值2.19亿元下降至0.77亿元。后者更是在2018年第二季度遭遇1.28亿规模的赎回。

对于迷你基金,上述公募基金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迷你基金规模锐减的原因很多,除了定制产品、政策监管变化外,更多的可能是业绩不佳。迷你基金的管理维护有固定成本,如果收入不能覆盖成本,那么清盘的可能性会很大。”

“”案发后元气大伤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公布的一纸裁判文书,将海富通基金拉入公众视野。

2018年9月29日,海富通基金原基金经理谢志刚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的一审判决在裁判文书网披露。谢志刚趋同交易5500万元,非法获利270万元,判刑三年缓刑五年,罚300万元。

对此,海富通基金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时任基金经理谢志刚于2015年6月11日离任基金经理,并非去年的案件。”

而对于公司内控方面的问题反思及改变,海富通基金相关负责人并没有给出正面答复。

事实上,若要论及基金行业的“老鼠仓”,必定绕不开海富通基金。2014年7月曝光的海富通基金“老鼠仓窝案”曾震惊业内。海富通基金5名原任或时任基金经理因涉嫌内幕交易被查。

除程岽之外,四位涉案的基金经理均与谢志刚均在产品管理上有过交集。

而海富通收益增长似乎“有毒”,四位曾参与管理的基金经理陈绍胜(2004年-2009年管理)、蒋征(2009年-2012年管理)、牟永宁(2012年-2013年管理)、黄春雨(2013年-2014年管理)均涉嫌“老鼠仓”。

“老鼠仓窝案”发生后,海富通基金投研团队多人“出走”。原海富通投资部总监陈洪、原海富通总经理田仁灿、原副总经理孟辉、戴德舜、阎小庆也相继选择离开。海富通基金从此“元气大伤”,且因被证监会责令限期整改3个月,期间停发新基金,致其错失了2015年上半年的“牛市”。

在田仁灿离开后,刘颂曾在2015年4月29日加入海富通基金,任总经理一职。但两年时间不到,2017年2月选择离职。而海富通基金的总经理一职空缺了7个月之久,直到2017年9月12日,新任总经理任志强才走马上任。

不仅高层稳定性不足,海富通基金在2018年也同样有6位基金经理离职,包括陈甄璞、张炳炜、卜正伦、刘璎、顾晓飞、孙陶然。

在任志强和新任董事长的带领下,海富通基金去向如何,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标签:大行其道,走后,换帅,经理,基金
责编:
刘家峡水库迎汛腾库 水位回落至汛限水位以四川地震下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