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东南亚游|正文

开胸验肺着被取缔低保 称最耽心后续医药费报销

来源: 百度新闻  陈海虹
2019-02-19 14:47:17
分享:

开胸验肺,成为河南农民张海超一生中最悲壮的一刻。3年后的今天,作为尘肺工人的符号性人物,他的境况再一次牵动人心。近日有媒体报道张海超痛陈,当年为他“特事特办”的低保,在未被告知的情况下被取消,与低保绑定的新农合随之失效,全家医疗费无法报销。有网文称:张海超低保被取消是遭遇秋后算账,原因是他“当年给政府添了麻烦。”日前人民日报“求证”栏目记者走进张海超的家乡,了解一名尘肺工人的真实处境。

低保为何被取消?

【调查】 张家有机动车和空调等,按相关规定不符低保标准。取消低保并非“秋后算账”

12月7日下午,在河南新密市老寨村张海超家的小院,父亲张松峰露天烧柴,给家里的3只羊煮饲料。张海超6岁的女儿刚从新密市一家私立学校放学。小院里还有一对来自洛阳的夫妇,专程来问孩子收养事宜。

但张海超并不在家,他远在广东佛山,以躲避北方的严寒。据估计,他还有4年寿命。但今年他已感到呼吸困难。肺已提供不了足够的氧气,遇到冷空气尤其脆弱。11月离家时,他给全国40多家媒体写了封3000字的长信,想为女儿找一个收养家庭。因为夏天离婚的时候,他要来了女儿的抚养权。

2009年6月,张海超“开胸验肺”,震动全国。当地领导登门,全家的低保迅速办妥,厂里的61.5万元赔款也很快到位。借助赔款,张海超装上空调,2010年6月还买了辆东风标致轿车。这些,在张家看来都出于病情需要;但根据相关政策,张家已超出低保户的范围。

新密市刘寨镇民政所所长张伟良说,2010年7月,郑州市出台《郑州市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工作规范》,明确了14类人不能吃低保。其中,子女进入私立学校就读、购买1500元以上家用电器、拥有机动车辆等都是明确的限定标准。在核对该规定时记者发现有条款称,“家庭年人均收入低于当地农村低保标准,但家中有一定的款物积蓄,能够自行维持基本生活的”。也就是说,即使张海超没有汽车等大额消费,他拿到赔偿之后,也已不再符合低保标准。

今年3月,新密包括张海超在内的近300个低保户,在审计署的一次核查中被一并取消。郑州农村低保按照家庭情况分几个档次,张海超一家五口一直享受最高标准,全额144元每人每月,加上过年的补助,一年下来1万元左右。这在农村,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家住邻村陈庄的陈国法说,赔了命换来点钱,还成了包袱?低保办张主任明确表示,这是审计部门查出来的,恢复他家低保就是违规,违规就是对别人的不公平。

网上有传言说,低保被取消是因为当地“秋后算账”。对此,有关人士说,停低保完全是照章办事,不存在打击报复。

实际上,在与记者的通话中,张海超说认可按政策取消低保,他没有异议。

低保停止是否被告知?

【调查】 张海超没再递交低保申请,民政部门认为不存在告知义务

取消低保有没有通知本人?张伟良说,乡民政所只有3个人,不可能挨户通知,是不是村干部没转达到位?他也不是很知情。

新密市民政局低保办张主任则提出另外一种解释:每年的低保申请或审核分三步,第一步,村委会受理村民申请、入户调查、张榜公示;第二步,乡(镇)政府审核、公示;第三步,县级民政部门审核公示。符合条件或不符合条件都有书面通知。今年3月审核低保资格,没有看到张海超的申请书,这意味着他没有通过前两步,他本人应该是知道的。由于张海超未递交低保申请,当地有关部门认为,并不存在告知的义务。

张海超则说,村主任曾告诉他,村里困难户还有不少,今年已经没名额了,所以他没有再递交申请。而这位张姓村主任以在外地忙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挂钩低保的新农合今年停了?

【调查】 今年新农合并未停止,9月还报销3000多元医药费。张海超说从未讲过手里有医药费无法报销

低保与新农合医保,两者如何挂钩?新密市民政局低保办张主任介绍,低保以户为单位划分,一旦家里有成员不符合标准,全家都取消低保资格,这是国家政策。如果不在低保之列,就必须由本人缴纳新农合保费,没交自然不能参保。

不过,记者在文案翻阅中发现,张家直到2013年的新农合医保并未被终止。

低保办张主任查证说,因为今年的新农合保费是去年缴的,而2011年张家还享有低保,因此那时已经为张家缴纳了2012年的新农合保费,张家今年新农合报销没有受到影响。就在今年9月,张海超的母亲还报销了3000多元医药费。

新密市卫生局医保办证实了这一说法,并出示了报销单据。医保办负责人李建军查询了张海超参保信息:张家5口人从2009年开始参保,不仅现在没有中断,2013年的保费也已缴纳。

张松峰对此知情,明年的保费就是他交的。他说今年9月取钱发现低保款停了,正好村干部通知村民缴纳2013年度的保费,他只好自己拿钱给全家交了新农合保费。据他说, 今年的确报销过医药费。

对于网络上“民政部门取消低保却没及时告知,导致医保未按时续费,让其父母几万元医药费无法报销”的传言, 张海超说,他从来没有讲过现在手里有多少钱的医药费无法报销。他和家人最担心的,是后面的医药费报销会出现问题。在这个家里,医药费是很大的一笔开支。张海超和父母都是病人,孩子不过6岁。家里4亩地,却没人干得动活,单张海超一个人每年治病都要花好几万,3年前那笔赔偿其实并不耐花。

尘肺,是张海超心中最大的痛。买车的动机,除了呵护脆弱的肺,更重要的是他的残弱之躯可以借车代步。“网友问我,如果在车与低保之间做个选择,我怎么选。我会毫不犹豫,放弃低保。车对于我的情况非常重要,我介入的几个尘肺病案件还未结案。”2009年底,张海超开始帮助尘肺病友维权,参与案件100多起,接触患者1000多人。“绝大多数,境况远不如我。维权成功的,1%不到。维权路多难走,一般人是想象不到的。”张海超呼吁,希望政策上能多给一些倾斜,社会多给一点温暖,制度上多给一些保障,让尘肺工人的处境好起来。(记者 王汉超)

www.chnstock.com.cn
关键词:医药费,低保,耽心,开胸,验肺着被责任编辑:王永吉